=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darkness

*初中旧坑,没填完
*第二人称,Elly视角
----
你刚刚醒来,正以一种勉强能算是舒适的姿势蜷缩在黑暗里。
眼前漆黑一片,你以为你是半夜惊醒,眼睛尚不适应昏暗的环境而无法做出及时的反应,这时候等待一会儿便好。但当你默数了三十秒,就算是努力睁大双眼也无法看到任何确切的事物时,你才觉察到有哪里不对劲。
无意识地抬起手,你企图判定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但你的手肘还未作多大展开便径直撞上了什么坚硬的物质。
你扭转脑袋,试探性地闻了闻那东西,又别过手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生怕那是把尖刀或者是什么,划破你脆弱的手指。
它相当平滑,因手指有些潮湿而在滑动时发出微微的震颤,酥麻从指尖一路传到脑袋,与此同时还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木香,合着淡淡的刺鼻化工味。
应该就是木头了吧。
但是和家里那个破破烂烂发潮发霉的木衣柜不一样,它更像是摆放在家具店中那些崭新的木头柜子的味道。每次你将脸紧紧贴在玻璃窗上,看着那个又大又气派,却因为价格昂贵而一直不得出售的柜子时,都会想象一番它摆在你家里的情景。
难道现在的你就在那个柜子里吗?不过你可不曾记得自己去了家具店。
而且,偷偷爬进那里的话,肯定会被店主责骂的。她不喜欢自己这样穿着破烂的小孩子。
而且,离现在最近的记忆,就是你的八岁生日的小小的庆祝会。
——说是庆祝会,不如说是把摆在客厅用来照明的蜡烛拿到床头的那块木板上,然后接过母亲准备好的那颗你盼望了一整年的糖果。你把它放进还没破洞的那个衣兜,像是得到了绝世的宝石般珍惜。
这是你每年才能有一次的机会,吃着和其他小孩子一样的食物,也是你最快乐的时候。你把它用小刀细细切成很多很多块,小得基本都快成为粉末,然后仔仔细细用手帕包好,每天分出一小块来含在嘴里,感受着那令人开心到颤抖的甘甜。
不过,你的父亲可不乐意看到这幅场面。他不喜欢你吃糖。
他说,吃糖的乱花钱的孩子牙齿会一颗颗掉光。
去年的时候,你藏在手帕里的糖块被你的父亲发现后,你被他丢进衣柜关了一整晚。在你号哭着砸衣柜门祈求他放你出来时,他还因为嫌你吵闹而将你拎出,狠狠扇了两巴掌,待你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声音时才继续把你丢回去,直到第二天清晨。
而对此,你的母亲只能顺从。
是不是今年的糖也被爸爸发现了呢?他一定是在惩罚你。不过他为什么会把你关进这种地方呢?难道是他买给你的生日礼物?
想了一下那个华丽的柜子挤在自己那狭小又破旧的家中的样子,你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怪,只是觉得和周围的摆设不会太搭调。
但是爸爸为什么要给你买生日礼物呢?他连糖都不让你吃,更别说那价码牌长得让你都不敢正眼看的奢侈品了。基本上家里所有的钱都被他拿来买了那些奇怪的扭曲的雕塑,摆在家中占得满满当当,还有用那些黑黑的矿石做成的昂贵的颜料,被用来在墙上抹画奇怪的图案。
你常听他喃喃自语,说着你无法听懂的语句,然后继续挥着画刷,一遍又一遍描画着那些扭曲的纹样——就像疯狂生长不受拘束的古老树枝,夹杂着细碎平行的竖线,在其中又有无数难以辨认的文字,混作一团,看着直让人脑袋发痛,但你又不敢说出来,因为那又意味着一顿暴揍。
或者说,你的父亲只是单纯想买来让他自己用罢了,他可懒得顾及你们的感受,不是吗?
对他而言,你被关在这里,也就只是常规的对子女的惩罚罢了。

你屏住呼吸,将耳朵贴紧木板,想要寻觅外界传来的声音。
你眼前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将希望都加诸于听觉上。
就算只有一丁点的声响都能使人心安一些。这种诡谲的寂静让你感到相当不安,仿佛这个窄小的密闭空间就是世界的全部,除此之外空无一人。
可是,你的耳边只有一种淡淡的持续存在的杂音,淡到基本可以无视。而在这种情况下,你就算再怎么尽力贴紧那冰冷的表面,也无法听见任何声响,那杂音随之响亮起来,渐渐盖过一切。
你用力晃了晃脑袋,企图将那声音从脑袋里赶走,而它也马上识趣的退下了。
那种声音就和损坏的电视机闪着黑白噪点时所发出的响动没什么两样,嗡嗡惹得你心头烦躁。你重新将脑袋靠回原来的位置,盯着眼前的黑暗,放松着双眼。

评论(2)
热度(2)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