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今日与叶老师还有洛老师快乐面基~这张是给叶老师滴!
好久没画老白了手都生了😂😂
背景星座我瞎凑瞎画的!只有左边的乌鸦座是认真搞的(喂

我爱像素小人!像素使人快乐!
(别说行走图了,rpg线这么多觉得,正面图还有一大堆没画呢……坑太大了😂

寒鸦老妈带着两个小朋友,鬼鸮爸爸在拍照,四舍五入全家福(。
眼神这么清澈可爱,是if线了,主线大概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能偶尔发发糖这样子

Jackdaw/寒鸦
29岁,身高183,灰蓝发与灰蓝眼,左眼角有泪痣。身着华丽的黑白色套装,胸口有白色丝带领结,戴有饰有宝石、珍珠及不同羽翎的黑色宽檐帽,衣物内衬皆为蓝色。
拥有数个假名,加入暗庭后获得了新的贵族身份并在社交界活跃。男女通吃,面相年轻,风流倜傥,且欠下情债无数,但暗中仍然做着杀人的行当。
有将不同异物放入受害者尸体的独特癖好,有时被剖开的脏器中会出现名贵的首饰或是零散的珍珠宝石,有时尸体内部则会被填满冰块、玻璃及陶瓷碎片等,犯罪现场一切闪亮的东西都会被拿走或是用于上述行为。
没落贵族出身,十五岁时被耗尽钱财依旧挥霍无度的父母胁迫务工及提供性服务。攒够钱后他遣散了管家外的所有仆人,原本...

[RPG线]安息

Hypersthene安静地看着端坐于自己面前的男人,对方也同样默不作声地回望着他,颇有父子应有的默契感。
男人怀中的骸骨有着奇妙又熟悉的外观——漂白的魔法已涤去岁月的枯黄,粗糙之处也被温柔地摩挲抚平,但和骸骨主动做出搂住颈部的亲昵之姿这一点相比,其他的都不过是不安的小小点缀。
身为巫妖,Hypers能清晰地嗅到死者的气息,那种阴森沉重到令人难以喘息的黑暗,此刻正丝丝萦绕在父亲与那具骨架之上。
诚然,逝者无法复活,但是……
“您跟我保证过,会让母亲安息的。”
“嗯。”
“逝者已逝,我不太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年低声呢喃,视线始终聚焦在那具骨架上。他仿佛能看见长发女人朝他微笑的温婉模样,而骨骸也确...

Luscinia/夜莺
16岁,穿戴义肢后身高为168左右。亚麻色过肩发,橙眼,常穿轻薄的丝质上衣及宽松外套,下为深棕色的棉麻质地短裤。
性格天真烂漫得有些过头,心智类似孩童,但面对血腥场面及性事时态度极为自然。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都常将“快乐”“开心”等词挂在嘴边。
拥有极为美妙动听的声音,一直有接受系统的声乐训练,也将歌唱视作爱好之一。有一定的阅读能力。
十岁时被教廷用作使者的转化实验,灌入光元素后致使双膝以下的部分坏死逸散,后被教廷高层作为玩物收藏在家中六年,直至其原主被伯劳杀死,他也被带回暗庭。之后将伯劳认定为自己新的服务目标。
双侧佩戴有玫瑰雕花样式的乳环,似乎已经很多年了。技术娴熟,想为伯劳服...

Lanius/伯劳
18岁,身高180。灰发黑眼,常戴黑围巾与黑手套。工作时会穿全黑的干练短套装,日常则是白衬衫与柔软的灰色长外套,穿着相对随意。
沉默寡言,情感淡漠。身形精瘦且爆发力强,有徒手撕扯内脏、杀人后将零碎尸块刺穿并陈列的爱好,因而得名。刺穿物一般会现场取材,如烛台、栏杆与衣帽架。因作案现场极为血腥混乱而令民众万分恐惧。
与常规的杀人狂不同,他喜爱安静而讨厌惨叫,所以一般会先割开受害者的喉咙,再慢条斯理地享受肢解过程,途中只会露出淡淡的微笑。
从小即有嗜杀欲但未曾表露,12岁时不堪领养者的长期虐待,将对方杀害并进行分尸与穿刺,审判之后被王国直属的暗庭招募,受高层指令进行暗杀活动。
独来独往,遇...

试着画了一下官漫里的老白形象,想想二人的衣服都是同色调呢……就同框一下(。
战损好啊!对老白来说就算只是脸上划了浅浅一道我也(起立鼓掌

[RPG线]诫言(6)

“什么叫做‘太像人类了’,Peridot?你的意思是我不是——”
“我们早就不是人类了。我是树,而你是守护者,不要再用以前的思维去想问题了。你才活动没多少年,所以还没适应新身份,我能理解,但是你总得学会接……”
“好,我懂了。你是说,你我都不是人,所以只有见死不救,或者像这样掐死它们,才能取悦你吗?”
Chryso重又微笑起来,手指仍然搭在灰色野兔的脆弱脖颈上——它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救命恩人的对话内容与自己有关,只不过是稍觉不适地扭了扭毛茸茸的身子。而Peridot的指尖也传来了细细脊骨的触感,想到这儿,他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
让本该死去的生灵回归正道,消除人为的干扰……
身为生命树的代理人,说实话,有那...

[RPG线]诫言(5)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举起手中的新笔记本,满意地感受那略厚的牛皮封面的质感,而后再看看本子侧面,估计着抄完Chryso的那整本笔记究竟需要多久,深绿的小小墨水瓶也在他的挎包里摇摇荡荡,发出快活的轻响。黑发少女手里则拿有装有深棕丝线与酒红发带的布质口袋,似乎在思虑着什么,一直低头看着粗糙的路面。她另一只手插着兜,里面的花生与杏仁都快满出来了——那是店主温柔地摸着二人的头、执意送给他们的小礼物。
“早就听说你痊愈了,能亲眼看到你这么健康真是太好啦,Ann!哦对,Seri好像也长高了哦,不错不错,以后肯定比我还高。记得常来玩哦!”
记得店主还拍了一下少年的背,低声说着:“嘿,我看好你俩!”——结果,Seri说...

1 / 24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