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满月一般的你的双瞳」第九章

“Lance,在吗?”
踮起脚尖轻轻敲了三下熟悉的红门,刷过通行卡,Valerie笑着举起了手里系着蝴蝶结的小袋子。
“今天给你带了焦糖曲……”
笑容忽地凝固了,小女孩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不远处愣愣站定的红发男孩。
黑色的眼罩将Lance的右眼结结实实地挡住了,仿佛那之下的事物已经腐坏了一般,而他另一只眼睛虽然完好无损,但却看不到一丝活力。
“Lance?”
“嗯……。”
试着再次呼唤小伙伴的名字,对方这才缓过神来,慢慢抬手招呼她来自己身边,简单应了一句,眼神和声调同样都被疲惫浸透。
“你怎么啦,眼睛受伤了吗……几天没来看你,不高兴了吗?之前是妈妈把我关到宿舍里不让我出来找你,说是有事情……别这样啊,我给你带了曲奇,当是补偿好不好?”
小心翼翼地解开蝴蝶结,将一块琥珀色的方形曲奇塞到Lance嘴里,Valerie满心欢喜地等着他开始咀嚼,然后脸上重新绽放出微笑,再夸一句“好吃”……
但是今天怎么了呢?Lance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轻轻咬着饼干不让它掉下去,像是恢复了第一次相遇时的样子,和机器没什么两样,连眼神都是死的。
“……Lance?”
担忧地再次呼唤他,Valerie皱皱眉,将自己的手搭在对方的手上企图安慰他,但却依旧只能得到难熬的沉默。
“说点什么吧……”
“我已经是失败品了吧。”终于像反应过来一样,简单嚼碎了那块曲奇,Lance低着头,声音也闷闷的。
“……啊?”
“Evil说,我和其他人一样了,所以我已经没用了……吗?”前几天Evil的话语依旧在他耳边难以忘却,眼睛和后脑也隐隐作痛。
那个紫发的医生说处理过后不会有太大影响,只不过得暂时休养一阵,再用改了配方的愈伤用营养液做辅助就好,训练量也减轻不少。在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Evil,也不想见到那个人。
他不太习惯单眼视物,连看Valerie都觉得晕晕乎乎,思考回路也像是打了死结,总也想不清楚。
Valerie和Evil,谁才是对的呢?在这个地方,谁才是对的呢?
“Lance。”
“……”
“Lance!你才不是失败品呢!”Valerie将点心盒放在一旁,突然提高音量,收起平时轻松可爱的笑容,用力捏住了Lance的肩膀。
“Valerie……”
“不要管别的,讲讲你自己的想法吧。”
“我……”
小男孩又垂下了头,却因为肩膀被捏痛而发出了小小的惊呼声。
“……我……”迟迟无法吐出合适的答案,Lance脑袋里已经一团乱麻。他想揉揉那只还在隐约发疼的眼睛分散一下注意力,手腕却被女孩抓住,只得乖乖垂下。
“我……我是个好孩子吗……好孩子的定义,是什么呢?”
曾经染上鲜血的那只手攥成了拳。
“如果说拥有感情就该被归类为废品的话,那我为什么存在呢?我…又是什么……”
明明已经迈出那一步了。
明明已经能自己做出决定了。
明明已经能感受到他人的心情了。
明明…已经能像Valerie一样去思考了。
为什么在做到这些之后,反而开始迷惘了呢?
“听我说啦。”紫发的女孩重重叹了口气,将对方绷紧的指节一根根揉散。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待那对骨节分明的手还原成最开始放松的模样,再温柔地握住。
“还记得之前我说的吗?咱们都是人类,会有自己想做和不想做的事,而这都是由你的‘心’来决定的。”
“心?”小男孩不解地摇摇头。
“每个人都有心。有了心就有了感情,可以去爱别人,还能明白你愿意做些什么。”
“…感情…感情?”
“嗯。”
“那…公主和王子之间的那种东西叫做感情,我现在…这种感觉,也是感情?”喃喃自语着,Lance闭上了眼睛,回想着从前Straight对他说的话。
“对哦,这都是感情呢。”
感情?
这都是感情吗?
无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这就是那个“心”的功能吗?
“…我…还是有点不明白……”
脑袋像跟不上这庞大的运算量般,疼得他甩了甩脑袋。疲倦地再度睁开眼睛时,却对上了那清澈的金瞳。
“没事的哦,Lance,咱们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呢。你已经知道你的心在哪里了,你快要找到它啦。”
亲昵地碰了碰对方的额头以示安慰,Valerie拉着那对冰凉的手,久久不曾松开。而Lance心中虽依旧难以彻底平静,却仍如受了晚风的洗礼,并未像起初那样极度不安,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等找到心之后,就什么都能做到了!对了,Lance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
“嗯,许个愿吧,怎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呢?”
“什么都可以吗?”
“嗯。”
“无论可行度如何……都可以吗?”
“当然啦。”
“……那,我想和Valerie一起出去。我想去看海,去看山,去看花海,去看月亮,再见见猫神和魔女。”
尽管对外面世界的认知仅限于书籍中的只言片语,但他思虑许久,发现自己最想要的果然还是这个。
“我想穿穿那些好看的军装,再尝尝外面的牛奶,不知道和Straight给我的会不会不一样……真羡慕Valerie去过外面啊。”
“啊……也没有啦。我都不记得了。”
Valerie有些苦恼地捏起了下巴。她自己也好久好久没有到外面去了,还在热闹的市区闲逛时经历的那些事、见过的那些人、吃过的那些食物,也忘得差不多了。
她只能隐隐约约回忆起,好像有谁带她到了人很多的地方,然后就见到了现在的妈妈,再来到这里……
“这个愿望可能有点难实现诶。不过Lance是好孩子,所以肯定没问题的!”
说着,她用力揉了揉Lance的头发:“开心一点嘛。对了,你还吃曲奇吗?不吃的话我吃光咯。”
“……啊……”被这不靠谱的话弄得哭笑不得,Lance摇摇头,却的确已将刚才的烦恼淡忘不少。
只要和时刻乐观的她一直在一起的话,似乎一切烦恼都会慢慢蒸发呢。
多好啊。

又到了药物测试的时间。
Lance蹲在一旁,看着正挑选无害“药剂”的Straight。食用色素兑上矿泉水的产物被装在玻璃瓶中,透过灯光,意外地清澈可爱。
但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所用的时间似乎比以往都长了不少。背对着自己的那个温柔的人,身体正在异常地颤抖着。
又过了很长时间,这个状况还是没有丝毫改变。Lance终于按捺不住站起身来,前去查看黑发男人的状况,却发现他满脸都是泪水。
“Straight?”
小男孩静静看着男人溢满悲伤的脸,感觉自己胸口也闷闷的。
“没,没事。我没事。”
察觉到对方眼中的担心,Straight抬起头来,将药水放在台子上,试图把大份量的悲伤逼回脑内,摆出一个惯常的微笑。
“…哭了吗?”
“啊……”刚想掩饰过去,但一听见男孩的这句话,积压着的情感突然爆发而出。他慌忙抬手遮住泛红的双眼,任决堤的泪水浸湿洁白的衣袖,却始终无法止住。
“我……”
那天的光景尤然历历在目,Evil的那个可惧笑容与满目血色已成了他接连数天的梦魇。
他以为逃得过的。只要没有亲眼看见那种事就还有希望,就算在这之前……电梯间里的那次不就是吗?无论那眼神中蕴含着何等的疯狂,也能假装未曾存在般略过,但这次……
……Evil早就不是以前的Evil了啊,自己也不过是个抱着侥幸心理、不愿面对现实的胆小鬼罢了。
越想越觉得难以呼吸,缓缓半跪于地,Straight低垂着头,抓住小男孩长长的衬衫袖子。
“…Lance,我为你们做了什么吗?我还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吗?我……我已经……”
Lance沉默了一会儿,选择上去轻轻抱住他的头,这让Straight有些惊讶。
“别哭啦。”
再次学着紫发小女孩安慰别人的话语和动作,Lance微笑着,不断抚摸着男人的黑发,但这些似乎让他抽泣得更厉害了。带着转瞬即逝的点点温度,泪水连串洒下,沾湿了小男孩白衬衣的前襟。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什么都没能做到……一直以来…都……0007也好,你也好,其他人也好…我……”
“这不是Straight的错。”
“可我…只能看着你们不断受到伤害,我又能做到什么呢……?”
“不是的。”男孩又摸了摸对方的头发,“以前的我并不理解,但我现在明白了,Straight是个温柔的、一直为我着想的人。”
“……”
“我不知该怎么说,但我就是这样想的。”
温柔地抱着对方,轻拍他的背,任他在自己怀中流泪,和从前Straight安慰他时一模一样。明明不久之前,他才是那个被耐心抚慰的对象。
“谢谢你,Straight。”
“……我也是。谢谢你,Lance。”

接过Lance从一旁递来的纸巾,Straight低声说了声谢谢,难以言说的悲伤心情随着呼吸慢慢平复。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哈哈…真是的……”
勉强对沉默的小男孩挤出一丝笑容,Straight用纸巾沾沾眼角,心底也开始嘲笑刚刚的自己。
明明都二十多岁了…在对Evil的问题上,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也只有对他,自己才会表现得如此软弱不堪吧,明明对待其他组员都那样地强硬。
不过哭一顿确实好受多了。
“谢谢你,Lance,我没事了。”
看对方那不甚相信的眼神,Straight又刮了刮自己泛红的眼眶:“我真的没事,只是压力太大了而已,哭过就好了。”
“……”
“说起来,Lance你之前问过我,什么是‘爱’吧?”
“嗯。”尽管知道对方是在故意转换话题,Lance还是顺承了下去。
“爱分很多很多种。常见的友情、亲情还有爱情,就都从属于爱呢。Lance你已经学会‘感激’了,那其他的应该也快了。”
听到了熟悉的名词,但红发男孩却依旧不太明白,只能捏着下巴苦苦思索。
“Straight对别人的爱,是哪种爱呢?”
“我吗?我想想哦……”
……怎么想都没法归类到这三种里面。
“我的话,爱着所有人呢,但这很难下个具体定义。你就当是另外一种吧。”
“那我和Valerie之间呢?”
“你上次问过啦。”Straight不禁苦笑。这孩子,在这种问题上也有股执着的劲儿。
“是吗……”Lance有点失望,他记不太清了。
“不如我说说我的例子,你来参考一下?”男人笑着招了招手,“说不定会有点帮助哦。”
尽管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自揭伤疤,但他还是满脸柔和笑意。
“我和Evil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了,直到今天。那时候和他每时每刻都在一起,我非常开心,也非常满足。”
“……那时的他和现在不太一样,你应该很难想象,也很难理解吧。”
“总之,他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唯有对他,我才会有‘喜欢’这种特别的心情。”
手指在空中勾勒出那人幼时的轮廓,那个戴着围巾的天使。
“能理解吗?这就是爱哦,是最特殊的一种爱。”
“唔……”
抬头继续以疑惑的眼神应答,满头雾水的Lance期待着对方的进一步解释。而看到男孩这样的反应,Straight仅是轻轻摇了摇头。
“我想想怎么形容啊……你和Valerie呆在一起很开心,相信着她,也很想保护好她,对吧?”
“是的。”男孩点点头,然而Straight只是单纯微笑着,什么都没说。
“爱…吗……”男孩依旧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总觉得脑子里缺了什么重要的部件,难以理解那最重要的一部分。
“别着急,你的时间还多着呢。而且啊,爱是与生俱来的。相比赋予无机的机器以感情,真正的人类可算是轻松得多啦。”他看了一眼表,“啊,都这个时候了……我得去找Evil了。”
“Evil?”
明明不久前才发生了那样的事,为什么……
“嗯……虽然我的确喜欢Evil,但正因如此,我才不能置身事外。”
“但如果……”
“爱不是纵容啊。就算他再怎么不开心,我也要这么做。我是最应该唤醒他的那一个,所以我准备单独找他谈谈。我早该这么做了。”
“是吗。”
“我还是想努力一把。即使我一个人做不了什么,能让现状有一点点改变的话,就没有白费嘛。”
“……”
“相信我吧,”温柔却不失力道地最后拥抱了一次男孩,Straight站起身来,“因为…我爱着大家啊。”

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过了,走廊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其他人应该都回去休息了。Evil一般都会自己加班到很晚……今天也是。
看了一眼排班表,居然又是之前那个实验室……一想到那天的可怕场景,他心中便一阵恶寒,但他不愿再逃避了。
就算是身处地狱,也要把那个人拉回来才好。
……趁现在吧。
如此想着,Straight捏紧拳头,深呼吸过两次后,将卡片轻轻按在了感应区之上。Evil果然就在里面,背对着自己,似乎在整理着什么。
那个台子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曾有人在上面经受那般的残酷折磨。
“……Evil,我想和你聊一聊。”
“什么?”觉察到有人到来,白发男子微微回身,眼神里满是冰冷。

“这样真的好吗?”

----
过渡章节
我又双叒叕重置了一次,不过估计也没人发现
埋了点东西,顺了顺逻辑
满月差不多已经要过三分之一了……

评论
热度(2)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