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满月一般的你的双瞳」第六章

Straight似乎梦到了什么,但他不是很敢继续回忆下去。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初,那个冰冷的雨夜,他向白发男孩伸出手的时刻。
帮忙缝补已经有些破旧的小狗布偶,留他在家中同住——即使自己一个人的生计都有些难以维持。
一起学习,一起玩耍,自己似乎不再变得孤独。
多年前自己赠与他的礼物——那条已经略显破旧的围巾——现在都常围在好友的脖子上,不知是否像小时候一样暖和。
Evil也是,和那时比起来,到底有没有什么变化呢?性格也好,心境也好,对自己的想法也好……
醒来的时候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干掉的痕迹,顺着眼角一直流向枕头,大概是错觉吧。

最后还是决定醒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Evil,反正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之后一起去吃早餐也绰绰有余。
自己的友人并不喜欢去员工食堂,宁愿一个人窝在办公桌前吃面包,虽然对Evil这种高阶人员来讲食堂还是个好地方。
之前0000的事让自己心里有点纠结,也一直没敢单独去找Evil。明明已经过去一阵子了,回想起那刻他的眼神,未免还是会有些心寒。
摸了摸自己的右脸,他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Evil…醒了吗?”
“吵死了。”
门内传来懒懒的语声,看来那人早就起床了。
黑发男人小心地推开了门,看见Evil早已穿好衣服,正坐在柜子前整理其中自己收藏的药品。
就算是得意之作,这么多剧毒的药物,放在宿舍也太危险了吧,明明有专门的药水存放室……虽然似乎这个习惯很早前就有了。
大概是因为其他组员喜欢随意取用,稀释后在失败的实验体身上测试吧,0267号就……
但Straight也不敢讲。真要说出来的话,估计只能收获一个不屑的眼神。前两天本来Evil就被0000的事情弄得心烦意乱,现在提这个时机肯定不对。
“这么早,又没给我买早饭,你来做什么。”
一边记录一边制作标签,眼镜男头都没抬一下。他的态度倒是没变,仿佛前两天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起去吃早餐吧?现在天冷了,还是去吃点热乎乎的东西比较好吧。”
“反正有暖气。”
“唔…但是偶尔去一下食堂吧…总吃面包也不行啊。”
“……”
Evil似乎不打算回答,只是将手中的笔和标签纸锁进柜中,把钥匙塞回枕底,然后拿起衣帽架上孤零零挂着的那条围巾。
看到这抹熟悉的蓝灰色,Straight突然又想到了先前的梦,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地看着白发的男人独自走向门口,房间突然变得一片黑暗。
“你还呆在里面做什么?”
“啊…啊,抱歉!”
快步走出了门口,他看着Evil锁门的背影,心中渐渐平静下来。
虽然并没有明着答应,但这也算是同意了吧?
反正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自己也是,明明对着其他组员还会比较有底气,一到Evil面前就变了个样,总是慌慌张张。这一点也常被其他人拿来说事。
但是,的确也只有他了……

其实不考虑组织性质的话,B栋大概也算是求职者的天堂,住宿条件不错,还提供自助餐食,简直不知道自己的薪资能花到何处。虽说总体肯定比不上A栋那边更高级的区域,但是餐点味道都不错,而且基本齐全——除了布丁。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食堂提供各种各样的饭后甜点,杯子蛋糕也好冰淇淋也好,唯独缺了Evil的最爱。因此,每周自己都要去市中心采购一次,才能满足好友的愿望。
尽管脸上并不会过多表露,不过光是看拆包装袋的样子就知道,Evil心里肯定十分高兴。
能让他一直这么开心就好啦。
“诶,是蜂蜜薄饼吗?要不要再来点饮料?”
“随便。”Evil低头看着盘中新鲜的早餐,随口回答了一句。
“那你慢慢吃,我去给你拿哦。”
这么说着,Straight走向了饮品窗口。很巧的是,医疗组组长恰好就在那附近,正端着餐盘追着一脸嫌弃的机械师,最后看着对方跑进A栋区域才不得不停下脚步,一脸惆怅。
“小Apa!不要跑那么远啦!”
“公共场合请注意形象,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我只是想跟你坐一块儿嘛…”
“离我远点!”
看Borax一副着急的样子,Straight决定暂时不打搅二人,先跑去取了咖啡和橙汁,还顺带打包了两份杯子蛋糕——对他来说,这是世界上最棒的甜点了,美味又方便。
先前听副组长的女儿提过,Lance好像喜欢上了甜食,姑且带一份试试看吧。
“他越来越像正常的小孩了啊……”
明明是件好事,但为什么会如此不安呢。
思索了一下,Straight决定再追加一盒巧克力牛奶,然后匆匆赶了回去。
白发男人托着腮帮子,完全没动面前的薄饼,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啊,糟了。
“对不起啊,让你等了这么久……”
“…食堂真吵。”
把对方递来的咖啡推到一边,Evil一边嘟囔一边切起薄饼来。
既然肯好好吃早饭了,那也算是平稳着陆?
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Straight拿起最爱的鲜榨橙汁喝了一大口,脸上瞬时浮起万分幸福的笑容,幸福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Evil一会儿有什么安排吗?”
“最近他们在测试外骨骼,但一直失败,还有些缺人手。我得去看一眼。”
“进度这么快啊……”
“上面想尽快看到结果。这次不行的话,可能就要考虑直接将机械和实验体结合了。”
明明之前还是单纯针对身体素质的训练,现在就这么着急了。仔细想了想其中隐含的步骤,Straight突然没了什么胃口。
其他组员肯定又会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发泄一番私欲吧,一直如此——只要尚在上面准许的损耗范围内,他们基本算是可以为所欲为。
该庆幸Evil只是单纯旁观,没有真正参与那种事吗。至少,自己从没亲眼见过他做这种事……虽说默许同样是暴行的一部分,但也只能如此自我安慰了。
“话先说在前面,这次你别再插手了,我可没时间去医务室看你。”
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白发男扶了扶眼镜,站起身来。
“可是……”
“不要总是给我惹麻烦,既然给你安排了个闲活,专心负责那一项就够了。”
Straight想再说些什么,但还没抬起头来,言语便已化作模糊不清的应喏。
“……嗯。”
“走了。”
像是没有准备等对方吃完的意思,Evil系好围巾,直接离开了。Straight过了一阵才缓过神来。
……明明还想问些什么的,但就是没讲出来。关于0000号的那件事真的像是没发生过一样,谁都没有谈及,只有隐隐约约的暗示。
Evil非常不喜欢和自己探讨“道德问题”——照他自己所述。
“只要不妨碍计划,其他人怎么做是他们的自由。能让他们轻松一下不是很好吗。”——这是他的原话。
正是因为有了组长的暗地鼓励,组员们才会那样毫无顾忌吧。副组长虽然和自己一样对这种现象感到厌恶,但也不能常常劝阻。
作为不合群的那一部分,不够强大的话,肯定自身难保…实力测试时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进入前三十,还是Evil亲自点名才加入小组的。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就算能把自己视作单纯的朋友也足够了……
“呜呜,Straight……”
这时候,紫发的医生突然一脸颓废地坐到他身边,吓了他一大跳。
“Borax?你不是和Apatite在一起吗?”
“他又跑到A栋那儿,跟那个和服混蛋坐在一起,根本进不去!我只是想跟他一起吃个饭啊!”
“不能太着急啦……”
拍了拍好友的后背以示同情,Straight无奈地笑了笑。
Borax最近的目标,基本全栋员工都知道了。他已经穷追不舍死缠烂打了好几个月,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那个机械师虽然相对随和易处,但唯独对待他的态度算得上是极端暴力,拎起一整个工具包砸过去简直是家常便饭。要是哪天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肯定又是可怜的医疗组组长被什么金属器具精准爆头了。
不过至少,光是可以大大方方表露心意并为此努力这一点,Borax就比自己强上不少。
“对了,一会儿可能要麻烦你一下,今天也有……”
“乐意效劳!”医生笑着拍了一下Straight的肩,开始帮忙收拾餐具。

“什么,Lance喜欢甜食?”
“嗯,好像最近他一直和Valerie在一起,应该是吃了副组长的点心吧。刚刚我也买了杯子蛋糕,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那下次我往药里多加点糖好啦。以及那个…呃…Evil居然会批准?”
意识到正和自己说话的对象是Straight,医生赶紧改了口,而对方只是理解地一笑,毕竟这两个人关系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他也听说,这两个人为了0000在医务室外大吵一架,差点动起手来,实在是难办。
“我也不知道Evil是怎么想的,但应该不是坏事吧。”
“大概吧…我也听说Lance比较特殊。”
“毕竟时间预算有限,不可能像他一样从小专门培养,所以其他人心智还是完好的。”
虽然都毁得差不多了——Borax这么想着,带Straight进了医疗室。
“对了,最近你那边有什么开心事吗?看你心情不错诶。”
“都挺好的,今天Evil还跟我一起吃了早饭呢。”
“什么,我以为那谁从来不吃饭的。”
“他一般都是凑合一下就去上班了,所以基本看不到他去食堂。”
“唔……”
“我是觉得长期这样不太合适,毕竟他一直身体不太好嘛……”
看着好友稍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明显十分幸福的样子,医生突然有点心理不平衡——明明Straight这么温柔可爱,偏偏喜欢那种人,真是的。以后要是他俩在一起了的话,可就有够头疼了,虽然更希望Straight能够幸福…毕竟是他自己的选择嘛。
“对了,这个是增肌的药,那谁拿给我改过,放心用吧。”
“谢谢!那我先去啦,回见。”
“回头见。”
挥手送走了好友,Borax从抽屉里拿出最爱的海盐巧克力,一边吃一边盯着墙壁发呆。
的确,Apatite对自己的态度并不算热情。不,不仅是对自己,就连对于组内的某些行径,都完全是置身事外不愿多管的态度。
他跟A栋的人那么熟,随口提一句就能让现状有所改善,Evil应该不敢动他的,但是……
“实验体的事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做了份内的事。之后我不会再管,别问了。”——Apa之前已经这么说了。
虽说在这类病态的组织里,抱持此种态度也没什么错,连自己也没有勇气干涉更多,但还是……能做到Straight那样真是太不容易了。
“……不能太着急吗……”

为Lance注射完药液,黑发的研究员用棉签轻轻按住原处,等待其恢复。在Valerie来玩之前,他们还可以聊一小会儿。
“Straight。”
“嗯?”
“王子与公主之间,有什么样的感情呢?”
“……王子和公主?”
Straight稍稍有些惊奇,不只是因为这个让人意想不到的话题,更多的是因对方正与自己谈论童话这一事实本身。
从完全零基础进步到这个程度,才花了这么一点时间……这就是核心实验体的学习能力吗。
“上次我跟Valerie说,她和我就像王子与公主,但她好像不同意。我的描述有错误吗?”
想了想先前小女孩那略显错愕的表情,Lance将手肘撑在台面上,托着腮帮子。
“的确没什么错啦。”
“那我跟她之间,和这个故事一样吗?”
这个问题一下就难倒了Straight。
“呃…怎么说呢,这个不太好解释……”
“……?”
“现在对于你们来说,这个问题问得太早啦,你们都还是小孩子嘛。”
“也就是说,小孩子之间没有情感?”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那我和她……”
结果绕了个圈子又回来了。Straight无奈地伸手揉了揉那头卷翘着的红发。
“它的确存在,但是你们还太小了,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长大会明白的。”
“你呢?”
“其实大人也会困惑,毕竟感情不是写在书上的定义,不能直接传授给别人嘛。”
自己就是这样,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份情感究竟是什么,多可笑啊。
“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被Straight的话绕得脑袋都有点过热,红发男孩揉了揉太阳穴。
“啊……这个嘛,也得等你长大了才能理清哦。对了,Lance饿了吧?”
估摸着差不多到了时间,男人丢掉棉签,洗净手后拿过了一直放在旁边的小纸袋。
相比起日常配备的营养剂,正常的食物应该更好吧。
“Valerie今天不来了吗?”
“没有,是我自己带的啦。”
将自己最爱的甜食递给小男孩,看着他拆开包装盒,再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顶端花形的奶油装饰,Straight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Evil第一次吃杯子蛋糕的时候,和现在的Lance非常像。那时两人都还小,生日的时候买不起什么大蛋糕,只能买个替代品。他捧着这可爱的糕点咬下小小一口,结果抬眼看到自己手里的叉子时,一下子就呆住了——那样子简直太可爱了。
……为什么又想到Evil了呢?明明现在的Evil,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好吃吗?”他看着小男孩认真品尝的模样,也渐渐放松下来。
“嗯。”他点点头。
“那就好。甜品呀,本来就是给人带来幸福感的美妙的礼物啊。”
“是这样吗,我记下了。”Lance一脸认真的样子,倒让Straight觉得有些不习惯了——看上去不像是日常闲聊,反倒像是自己挣在给他灌输什么概念一样。
“啊,Lance,不用刻意去记,这种东西慢慢来就好。你刚才那个问题也是,等经历得多了,听得多了,自然就明白啦。”
看小男孩认真地点点头,继续吃起纸杯蛋糕,他轻抚对方的头顶,温柔一笑,将先前围绕面前这位核心实验体而产生的种种不快抛至脑后。
真好。
希望今后也能像今天一样,平常地陪伴在Evil左右,和好友愉快闲聊,同时又不会看到这些孩子被虐待……
……尽管只能是希望而已。

----
这章拖了很久,抱歉……但是的确想在那之前再写些什么,所以额外加了这一章
下一章开始就真的进入主线了,估计比这次拖得更久,估计我都高三了😂🔫

评论(1)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