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重制]「满月一般的你的双瞳」第五章

满眼都是纯白。
天花板,墙壁,从墙上的小方格照射进来的光芒。有什么浓烈的药物气息,闻得自己昏昏沉沉。
Lance半眯着双眼,似乎不太适应来自外界的强烈的光。
微微动了动头,脖子有点痛,但能确认自己正躺在某种柔软的物事里。他想直起身来,却被什么东西限制住了,伴随着束缚感的还有撕裂般的痛楚,只得安静躺好。
“没有死吗……”
包裹住自己的物质是如此美妙,柔软蓬松又干爽,简直让人不想从其中抽身,而不是那种粘稠又温热的营养液。
说起来,他也是第一次看到从外面投进来的光——培育小组相关的办公室也好实验室也好,全部都安置在地下,自然也没有窗户。这种疑惑再合理不过。
这泛着淡金色的光,又让他想到了Valerie的眼睛,虽然颜色相比之下要淡很多很多。
Valerie现在又在哪里呢……
被这暖和明亮的光芒安抚着,小男孩慢慢闭上眼睛,正要再度坠入梦乡时,突然听见了某些渐渐清晰的脚步声与混乱的争吵声,使他瞬间清醒过来。
“现在他还没醒,你过来干什么?出去!”
“他是我的实验体,我有权探望。”
“上次Straight被你组员打成那个样子,你也有权探望啊,为什么那时候你不来?你又做了些什么?”
“Borax组长,冷静……”
“那与你无关。0000号必须尽快恢复常规训练。”
“这才过去三天!他伤成那样!你以为我会用魔法吗?”
“实验体不是普通人类,也不需要用你可怜的常识来衡量。”
“你……!”
“冷静冷静!Borax组长!把托盘先放下来!”
暂时停火后,推门进来的正是那个戴着眼镜的恶魔。他依旧满面冰霜,但深层却多了几分不悦。
“……”
“醒了啊,那解释一下吧。”
“……训练时状态不佳,抱歉。”
Lance半闭着眼,尽管略微有些不安,但还是强作镇定,表现出和平常一样的淡然。
男人推了推眼镜:“状态不佳?”
“前一天睡眠不足,影响了判断力。”
见对方依旧将信将疑,男孩一直直视着Evil的眼睛。
“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
说谎?Lance有些难以理解。
“不……”
“……但你比较幸运,不少人为你着想,算你捡回一条命。之后继续恢复常规日程,不允许再出现这种状况。”
“是。”
看着小男孩恢复了以前那种武器般无机质的眼神,白发男人内心感觉稍稍平静了些,随即转身离去。
Lance还想问些关于Valerie的事情,但还没张口,便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转而将疑问吞了下去。他安静地看着天花板,什么也说不出来。
训练时那个差点要了他性命的念头,重又回到了脑内。


“Rose,叫你家女儿过来。”
组长刚一进门,所有人就觉得气压变得有点低,而被叫到的人更是皱紧了眉头。
这几天Evil都没出现在办公室,除了把自己锁在宿舍里就是在A栋跑动,也没人清楚他现在的状况——虽说过去几天,他理应冷静下来了才是。
“我在呢。”小女孩从妈妈膝头跳下,抓紧裙摆,略显警备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你还准备和0000号继续‘玩’吗?”
特地加重了单个字眼,Evil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他叫Lance!”
“哦,还起了名字。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发现,他根本没有感情啊。”
“你胡说!”
“不明白吗?实验体都只是……”
“Evil,不要对她说这些。”
终于忍不住打断男人的话,Rose将小女孩拉回了怀里,声音变得比先前高上几分。
在关于养女的问题上她不打算低调中立。也只有这个时候,她会如此强硬地向Evil表示不满。
“好呀。说起来,我们尊敬的副组长,您是不是忘了我那天说的话啊?”
“什么?”
“您女儿擅自闯入实验室的行为,算不算是‘妨碍实验和训练’呢?”
冷笑一声,Evil看向女人怀中一脸气愤的Valerie,但Rose也用同样的态度回敬了他。
“我可从未觉得,你们所谓的‘回收再利用’不算是其中一部分呢。”
见自己的上级之间矛盾正在激化,其他组员根本不敢出声,唯有Straight悄悄走到了组长身后。
“Evil,你冷静一下…副组长也……”
轻轻扯了扯Evil的衣袖,黑发男人正想劝架,却被一下拽住了领口。
这个动作,恰好和前两天那次一模一样,使他心中不禁一颤。
“不要多管闲事,这件事你也脱不了干系。”
Evil像是将愤怒临时转换了对象一般,转身死死盯着Straight。
连这眼神,都和那天在电梯里毫无差别,如碎玻璃一般深深扎进Straight的内心。
——他向来只为Evil完全卸下心防,因此伤得会较他人更深一度,从小如此。
“……”
“绝对不能再有下次了,但你们也别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记着的。”
Evil松开手,瞟了小女孩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尽管难掩心中的失落,Straight还是勉强自己摆出笑容,蹲在仍然在生气的小女孩面前,摸摸她的头顶:“没事了哦。”
“唔…可是他那么说Lance……”
“Evil哥哥只是最近心情不好,不要太在意。说起来,你的朋友很快就能回来和你一起玩咯。”
“嗯!”
仿佛一瞬间就将刚才的不悦丢到了脑后,Valerie抱了抱他,便笑着回去继续翻找下次所需的新书,而Rose则向自己这位靠谱的下属无声地比了个感谢的手势。
办公室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寂静。


隔了整整半个月,两位小朋友才得以见面。
——这已经算得上是极惊人的速度了。要按照一般人的标准,就算有Borax的医术加成,最快也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
可就算如此,Valerie还是觉得太过漫长。小组内本来就没有什么乐趣可言,妈妈和Straight平时都要忙着工作,其他人又大多不理会自己。
被领出医务室的时候,Lance出门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一脸灿烂笑容的紫发女孩。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思考。
“Lance!超久没看到你了,已经好了吗?”
“好多了,谢谢。”
歪了歪头,他如此答道。难得地,这次他的话语中带了点人情味。
“等你测试完了,我有惊喜给你哦!”
“嗯。”
“那个,时间快到了哦?这边早点结束的话,Valerie也能早点过来跟Lance一起玩呢。”
Straight扶着走路尚有些不稳的小男孩,轻轻拍了拍那略显瘦弱的肩膀。不知什么时候,他对小男孩的称呼也从0000号变成了Lance。
“好!那就拜托Straight哥哥了,我先下楼拿东西咯。”
“嗯,去吧。”
久久望着小女孩远去的背影,Lance有点失神,好像有点舍不得对方。
“……Lance,先回实验室吧?一会儿还能见面的。”
“喔,好的。”
机械地迈出几步,太久没使用双脚,他还不能很好地掌握平衡,走路踉踉跄跄。望着这样的小男孩,Straight不免有点担忧。
不如说,他对一切都放心不下——关于实验体,关于这个小组,也关于他最重要的那个朋友。
其实在Valerie来到这里之前,他就因为庇护实验体,在医务室躺了将近三个月,后来就被单独调去负责药物测试,基本不和其他组员一起工作。
在那之后,自己只要再进入实验室,其他组员就只会继续做些正常的工作了——虽然眼神里依旧透着对自己的厌恶,但只要能阻止他们,就都无所谓了。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怎样。
一开始以为,在这培育计划小组里,能和Evil在一起就是最大的收获了,其他的一切苦痛劳累都不用在意。
可不知从何开始,他开始怀疑自己相信的东西的正确性了。
从小就一直一直追随着的伙伴,紧跟着他,就算是深陷于这个恐怖的泥潭也在所不惜。
但自己所憧憬所爱着的那个人,似乎连看都不曾看过自己一眼。

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呢?

“Straight?”
低声念着他的名字,Lance拉了拉黑发研究员的白大褂。
“不要发呆了,快去实验室吧。”
“…啊…啊嗯?好…好的……”
刚刚反应过来的Straight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带着男孩走向自己的工作场所。

偌大的图书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方才发热混乱的头脑也渐渐恢复正常。白发男人随便翻了本资料书在面前摊开,虽然眼睛盯着上面的词句,但完全没有读进心里——他的脑内满满都是昨天的光景。
被冲动所驱使的自己攥住Straight的衣领抵在墙上,将手伸向他刘海的那一刻,那满是惊惧的慌乱神情,美丽得让自己不禁兴奋万分。
那是其他人无从知晓,也是由自己亲手刻下的,真实的面容。
虽然当时Straight的行为无异于是在与自己作对——这让自己相当不爽——但能看到那样的表情,那惊慌地捂住半脸的动作,足以让自己极度愉悦。
怎么能有如此美妙的,独属于自己的事物呢?
简直现在就想……但还不够。
从指缝中溢出的狂笑回荡在空空的房间内,将他的理智进一步吞噬。


确认门已经关紧后,Straight半蹲在药水柜前,似乎正从中翻找着什么东西。小男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仔细看了几眼手中标签旁自己特意做的标记,男人松了口气,站起身来。
药物测试是一般研究人员都不会主动接手的工作,天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水都是拿来做什么的,尤其是摊上个喜欢亲自调制各种奇怪药品的组长,不殃及到自己就怪了。
结果自己被不由分说的派了这个烫手山芋。
但实际上,这个测试并没有什么危险。那些他人调配的药水全部被锁好,自己交给小男孩的只是假货而已。
将手中青绿色的药水递给Lance,看着男孩喝下,Straight松了口气,开始在测试报告上编造一些看上去还算靠谱的结果——这方面自己比较有把握,至少偏差不会大到令人起疑。监控摄像头所拍到的,大概也只有正常的画面。
事实上那根本不是什么药水,只是普通矿泉水兑上便于识别的少许食用色素而已。不过至少,这种只有他一个人负责的项目,是没人会在意这些信息的真实度的。
待赤发小男孩将“药水”喝得一干二净之后,二人就呆坐在实验室中,什么也不做。
很多次实验他们俩都如此度过,但两人所疑虑着的事物截然不同。

Lance在思考着关于爱的问题——自己和Valerie之间的那种情感,算不算是爱呢?虽然自己因为这类“无用”的思考差点丢了性命,但不知为何,还是十分想得到这个问题的解答。
而Straight则继续苦恼着Evil的问题。某种特殊的感情正不断自我缠绕,使他陷入更为复杂的思索中。
两个人就这么托着腮帮子各想各的事,直到传来两声清脆的敲门响。
“谁?”
“那个,我是Valerie,请问测试做完了吗?”
“喔,是Valerie啊…等我开门哦。”
摇了摇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走,黑发的男人跑过去把锁紧的门开开。门外,紫发的小女孩双手背在身后,神秘兮兮的冲着Straight笑了一下。
“Straight哥哥,我能和Lance玩了吗?”
“可以啦。那么我先走了,你们两个玩得开心哦。”
匆匆拿上测试报告,Straight出门的时候把门轻轻带上,房间里只剩下两个小孩子。
Lance依旧坐在椅子上,没有改变姿势,只是看向Valerie的眼神多了困惑。他想问她藏在背后的是什么,但却不知如何开口。
“锵锵!看,是点心!”
小女孩满面笑容地将藏着的礼物盒举到了好朋友面前。用淡粉色皱纹纸包得漂漂亮亮的礼物盒上,还带着一朵玫瑰花形的装饰。
“这是什么?”
“这是庆祝康复的礼物哦,妈妈亲手做的!保证好吃!”
小男孩的表情更奇怪了。
“咦,Lance没吃过点心吗?妈妈做的点心都超美味的,没吃过就太可惜了!”
“没吃过。”
“我就猜是这样,不过等一会儿你就知道啦。”
快速地拆开包装纸,里面包着的漂亮木盒里又分有好几个小纸格。其中一个纸格里放着一种金黄色的小薄片,形状是弯弯的两头尖角的样子。
“这个是月亮薄饼,妈妈发明的哦,你尝尝看!”
不由分说的拿起一片塞进Lance的手里,小男孩拿起看了看这精致又脆弱的小物件,像是依旧抱着些许戒心似的,小心翼翼咬下了其中一端。
就在这一刻,他的嘴里弥漫出一股令人莫名愉悦的味道,和上次吃的“糖”类似,但又有所不同。相比起自己平日食用的寡淡无味的药品及特制的“食物”,真是让人心情大好。
不自觉地,Lance一边品味着这小小的点心,嘴角也随之微微翘起,虽然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啊!Lance你笑了诶!”
看到对方的反应,Valerie十分惊喜地叫了起来。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的伙伴露出笑容,激动得差点要直接抱上去。
明明长着张好看的脸,怎么就不喜欢笑呢?
“……”
听到这话,男孩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得将剩下的部分都赶快塞进嘴里。
“奶油是不是特别好吃!吃起来柔柔的,和月光一样的感觉呢!”
“月光吗。”
“对啊!就是月亮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晚上月亮看上去就是软软的,特别好看!不过有的时候它不会是薄饼这样两头尖尖,而是圆滚滚的,就像蛋糕一样……”
小女孩兴奋地描述起自己脑内的美好场景,但那刚刚因为美味点心而浮现的笑容,却渐渐从Lance脸上消失了。
月亮…蛋糕……
明明听上去是正常的字词,但自己却完全不理解其中含义。
自己虽然跟着Valerie学习了很多很多,但在那之外,到底还有多少不知道的事物呢。
“Valerie。”
“啊,怎么了吗?”
“你知道的东西真的很多。”
“没有啦,我懂的还是太少啦…原本觉得Evil哥哥肯定什么都知道,想让他教我更多新知识的,结果这次他好像生气了…”
“生气了?”
想到之前在妈妈办公室那次吵架,Valerie还是有点不开心:“嗯,说妨碍实验什么什么的,还说你没有感情……虽然他很厉害,但那么说也是不对的啊。话说回来,你有觉得我很烦吗?”
小女孩挠了挠后脑勺,看着手中的点心盒。
“我来之前其实也在想啦,因为我自己都觉得我话好多,每次都是你一直在听我讲,自己却不说什么……”
Lance也看向那盒小小的点心,一言不发。
“Evil哥哥说你以后会觉得我没什么意思,这是真的吗?”
“我不会的,我喜欢和你聊天。”
“真的吗?”
“嗯,永远都是。”
看小女孩依旧有所犹豫,他突然回想起先前书中的某个故事,便学着里面的样子,上前一步,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虽然他当时看得一知半解,但大概还能感受到,这种氛围就该这么做才对。
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让Valerie差点惊得把盒子失手摔到地上,脸一瞬间被染得通红:“Lance?”
“…这么做不对吗?书里不就是…”
“什,什么…啊,是说那个…”
那个讲着很久以前外面世界童话的集子,自己曾给Lance念过其中的几篇,没想到却能以这种方式重现。
“不喜欢吗?”
看对方慌张的样子,Lance稍稍有些愧疚,却也举棋不定,不知该继续还是干脆收回手。
“不不不,只是…你居然还记得那个故事啊,王子与公主什么的。”
“嗯,因为感觉和我们很像。”
故事里那个被闭锁于高塔中的公主,被某一日突然出现的王子所拯救,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最后一幕就是如此:当那个王子向公主发出邀请时,心中忐忑不安,但公主却毫不犹豫地牵住了他的手。
“诶?”
“因为Valerie就和那个王子一样啊。”
将自己从十几年几乎恒定不变的无趣泥沼中拉出,向自己展示世间种种美好的,不就是她吗。
自己曾是何等无知。每一天都这么度过,却从未抱有怀疑。
直到那一天,自己的生活随着Valerie的到来而改变了……
在以前从未奢想过,连存在与否都不知晓的幸福待遇,却突然降临到了自己头上。
现在他还清晰记得那一刻,伤痕累累的自己被搂在她怀中的温度。
与冰冷的机械部件和地板完全不同的,令人舒适的温暖。
并且,他同时也知晓了很多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事物……
这不正像那个故事所说吗?
“诶…我是王子?”
小女孩看Lance一副认真的样子,感觉不像是说谎,但却感觉有点怪怪的。
“不过我也没有为Lance做什么…这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啊。”
“我?”
“嗯,你想嘛,如果你真的是机器人的话,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开心的。”
“这样吗……”
“当然啊,因为我们都是人类嘛。所以说,我其实并不是‘王子’啦。”
“那么王子与公主之间是……”
“不聊啦,吃点心吃点心,这个才是正事呢。”
笑着松开了Lance的手,Valerie捏起一块薄饼塞进了他的嘴里,而他也顺从地吃了下去。
关于爱的疑问,又被他丢到了脑后。
----
这章为什么这么长,我写了这都多久了😂
这部分改动非常大 前面在医务室的时候B又跟E差点打起来(滑稽
回办公室R又跟E吵起来,相比初版R强势好多啊(滑稽x2
E的变态属性开始(ry
提到了关于S前几个月被其他组员打伤的事情,其实前几章也有伏笔,还有就是刘海的事情
我也想吃月亮薄饼!
后面相对而言L的语气没那么幼了,然后用了王子公主的梗,虽然V的确是王子役,这点上L理解很透彻😂你们这是早恋啊喂(不对

评论
热度(3)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