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重制]「满月一般的你的双瞳」第二章

妈妈工作的地方是006号,很好找。
推开办公室的门,果不其然,妈妈正坐在办公桌前,托着腮帮子看文件,看上去不太开心。办公室里空空的,没什么人。
“妈妈,我回来了——”
“你玩了很久呢,Valerie。”
抬头看见自己的女儿归来,Rose收起了手中0000号的心理测试报告,随即换上亲和的笑脸,迎接女儿回来。
“说说看,你都看到了些什么呀?”
“我遇到了一个黑头发的大哥哥,脸白白的,像贫血了一样,但是说话很温柔哦。”坐在Rose的膝盖上,Valerie仰头看着自己的母亲。
“啊,是吗。那个是Straight哥哥哦,和妈妈在一起工作呢。”
不知为何扭头看了看另一边正在睡觉的Evil,Rose笑了笑,并没有说更多。
“那还看到了什么吗?”
“唔,我还看到一个男孩子……”
“男孩子?”Rose心一惊,一种不妙的预感瞬间蔓延开来。
“那个男生看上去跟我差不多高,头发红红的,身上还有伤,我……哇小熊软糖!”
“啊,这些我们回去再说吧,妈妈要工作了哦。Valerie先坐在旁边看看书吧?”
察觉到睡着的白发男人动了动之后,Rose赶快拿了一袋甜食打断了女儿的发言,又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交给她。
红头发的实验体只有那一个。要是引得Evil不悦,事情可就麻烦了。
果然组员又做了那种的事吗。
“哦,好吧……”
不太满意地坐到一旁,接过妈妈递给自己的厚厚的砖头本翻看着,Valerie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身上连起各种各样的管子,整个人都漂浮在加快伤口愈合的营养液中,小男孩微微睁开眼,看着培养槽前站着的女人。
“对不起了,0000号,是我管理不到位。今天好好休息吧。”
Rose转身正准备离去,但又像突然记起些什么一样回过身来,看向这个面无表情的实验体。
“以及……似乎你已经见过我女儿了?”
“……”
男孩没有别的反应,仅是一直盯着女人,那对赤红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感波动,令她心中一阵不安。
果然如此吗。
已经被洗成了武器的人类,比单纯的武器更可怕。她害怕养女无意间被刀刃割伤手指,更担心发生比这更可怕的事,例如……
“那孩子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我不会让她再来找你了,也拜托你,不要伤害她。”
并未作出什么回应,只是轻轻闭上双眼,小男孩努力回想着女人口中所说的“朋友”。
…朋友…是……?
还没等寻觅出确切的面孔,意识就已经被药物带来的倦意渐渐卷入黑暗。

“Valerie,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吗?”
Rose锁好门,坐在抱着书本趴在床上看得入迷的养女身边,皱紧了眉头。
办公区与实验区之间隔着好几层楼,那边的门又都需要小组内部的身份卡才能进入,为什么Valerie能跑到那里去?
况且一般的实验体还好,有的还只是普通的小孩子,并没有太大危险。但是为什么偏偏是0000号,那个已经差不多“培育成功”的实验体——这事要是被Evil知道了,鬼知道他会做什么。
女儿能够活着回来,没被判定为“入侵者”处理掉,真是万幸。
“嗯?但是上面真的很无聊啊。你看,我在下面还交到了朋……”
“那里太危险了!”看女儿一副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样子,Rose皱起了眉,不禁提高了几分音量,“我告诉过你不要离开这层的。下面的那些不是什么朋友,他们和你不一样。”
“他们和我哪里不一样了?”
听到这话,Valerie也莫名来气,抱着手臂反驳起来。
“……”Rose一时语塞。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潜意识里也和其他组员一样那么认为。
“我是担心你,下面…太危险了,以后不能去了,最近也别出宿舍了,听话。”
“可是我刚刚跟Lance成了朋友,他还等着我呢……”沮丧地瘫在床上,紫发小女孩合上书,满脸的不解与难过。
看着养女这副模样,Rose心里也不好受,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就在这个时候,她兜里的手机突然一阵振动。瞄到屏幕上Evil的名字,女人心中一紧,沉默着起身走出了房间。
听到门那边无情的闭锁声,Valerie将脸埋在被子里,双眼湿润。

“什么事,Evil?”
刚出宿舍门,Rose便看见了靠在墙上的白发男人。虽说平时他就是一副冷脸,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A栋的监察者来找我了。”
一听到那几个字,她感觉指尖都冻住了,然而男人却只是不疾不徐地叙述着,镜片后的金瞳闪烁着不妙的光芒。
“他说他在监控里看到,有个身份不明的小女孩进入了0000号的实验室并与之交谈。”
“……”女人没说话。
“而他的建议是,如果不用来补充新实验体的空缺或者作什么其他辅助功能,最好送去C栋地下。”一说到隔壁楼栋的名字,男人微微一翘嘴角。
“她只是误……”
“宠物四处乱跑进了禁区都是要射杀的。你作为主人,就不能有点自觉吗?”
组长的眼神跟墙上的监控摄像头都让Rose浑身不适,但她依旧要尽力留下这个意外得来的女儿——送到孤儿院的话,很大几率又会转个圈子重新送回来,直接放任其被处理更是最坏最坏的一条路。
“我有我的安排。”沉默良久,她开口后的声线平稳冷静得她自己都不相信。
“哦?”Evil表情未变。
“我阅读了心理组的报告。0000号缺少基础的同理心,也一直没有表现出情绪波动……”
“这是好事。”还以为女人要道出什么不得了的缘由,听了这话,白发男人兴致索然地移开了视线。
“但我们无法完全掌控他的心理状态,在测试中他的服从率太低了,全员都认定他的心理极为不可控。”
听到“不可控”这几个字,Evil重又盯着面前的副组长。他心中的0000是部纯粹的机器,能完美听从他的指令。不可控?这不行。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正常的同龄人与他长期接触,以形成我们所需的移情关系。”
“……”
“Valerie正好合适。”
他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Rose心里也有点打鼓。她看Evil刚刚比出一个否定的口型时,心像被紧紧攥住了一样沉闷,但手机铃声却恰好划破了这份静寂。
Evil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具体的内容Rose没能听见,但她看见了男人眼里一掠而过的讶异。看他的应答态度,应该就是……
“…你很幸运,虽然我不认为你的小宠物能影响我的作品。”
“……“
“只要不妨碍实验和训练就行。若是有影响,立即按规定处理。”
他丢下话便转身走向电梯,没给Rose一点追问的时间。但这次大概,幸运女神确实眷顾了她们。
不,不是幸运女神,而是……
看向闪着圈圈红光的监控摄像头,玫瑰色头发的女人抚了抚胸口,却仍旧没能将自己从惊魂未定的状态里拉出。

“我来了喔,Lance!”
兴奋地推开门,Valerie向小男孩挥舞着手里的通行卡。
“这个门就像有魔法一样,用这个卡一刷就自己开了,好神奇!”
“……”
“妈妈说我以后能经常找你玩了!是不是个好消息啊?”
蜷缩在实验室墙角的Lance站起身来,拍了拍衬衣上的浮灰。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不过相比上次见面时,似乎变得稍微温和了些。
“我从妈妈那里拿了故事书来,咱们一起看吧?里面什——么都有哦!”
说着,女孩坐在了他的身边,将臂弯里夹着的厚厚的书本摊开来。
“里面有好多好多东西呢,有些连我都只是听说过而已…我昨天看了好久好久,看到九点才睡觉呢。咱们一起把它看完的话,脑袋里肯定就全都是知识啦!”
像是对小女孩一连串的话语都不感兴趣一样,Lance虽然看着书,但视线并没有聚焦到任何一个字上,定定地看着反倒像是在发呆。
“快看,这个是大海喔,漂亮吧?听说那里全都是咸咸的水,比妈妈第一次做给我吃的椒盐曲奇还咸诶!”
翻了一页,跨页的大幅插图立刻吸引了小男孩。他看着泛黄书页上大片的青蓝色,深深浅浅,却意外地十分有趣。
“大风吹过的时候,就会有海浪,打在人的身上会很舒服…就像这样……”
如此说着,Valerie拉过Lance的手臂,在他的手上画着一条又一条的波浪线。
“Lance应该摸过水吧?但你肯定没见过海,我也没见过…好像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没去过那儿,那是好远好远好远的地方才有的呢。”
“但是我见过湖哦,就离这里不远。我坐车来的时候看到了,虽然大部分都被树挡住了。”
将手覆在男孩冰冷的手背上,小女孩哼着歌,想象着远方的海洋。与健谈的女孩形成了鲜明对比,Lance始终一言不发,连表情也没有变化,只有视线一路相随。但就算如此,对一向不与人沟通的他而言,也算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了。
注意到了男孩一直在沉默,Valerie歪了歪头:“Lance对大海不感兴趣吗?”
对方依旧缄口不言,自己的话语并未得到什么回应,这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下一秒,红发男孩便伸出手,翻了两页书,最后停留在靠后的某一页上。好奇地探头去看那一页的内容,Valerie对于伙伴终于有了反应而开心不已。
“噢噢这个吗!让我看看啊…这个是住在森林边的魔女诶,可以用各种神奇的东西和她交换,用糖果换眼睛……泪水换蜂蜜……诶,连记忆都可以换吗?原来记忆是可以拿出来的东西啊……”
被书上的字句所吸引,Valerie低声念着。Lance听着女孩的语声,也一同思考起来。
“啊!我好像忘记了重要的事情!”
突然一拍脑门,小女孩转头严肃地看着他:“Lance是不是还不会认字啊?”
“我只会基本的语句。”
“那这些词呢?来念念看吧,这个是什么意思?”
指尖轻轻点着书上的某个词,她认真地看着那对透着些许疑惑的赤红眼睛。
“……我不知道。”
“真的啊…这可难办了…我就说为什么你不感兴趣,明明这么好看。”
捏着下巴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Valerie灵机一动,从兜中掏出了小铅笔。
“那我来教你认字吧,很简单的!你看啊,刚刚我指给你看的那个词是糖果,就是我昨天给你的那个小小的好吃的东西。”
“嗯。”想起还没吃的糖果,Lance看了看胸前的口袋,然后继续抬头盯着女孩。
“然后是Lance的名字哦,你看,是这么写的…”尽管在瓷砖上效果不好,但她还是在地上勉强涂画出了那几个字母。
“记住了吗?以后如果看到这几个字,要知道这是你的名字哦。”
“知道了。”将画在地上有些歪歪扭扭的字词铭记于心,Lance点了点头。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投向小女孩的眼神,多了几分柔和。

在女孩的身影再度消失后,Lance从衣兜里掏出那颗糖,捻开包装纸,将里面那颗晶莹剔透的糖果捏在指尖。
就像不纯的玻璃一样,带着些许气泡,整体泛着浅浅的紫色,和以前喝的某种药水颜色相近。
丢进嘴中,像吃药片一样迅速地咽下。他摸了摸肚子,发现竟没有从前那种剧痛的体验,反而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嘴中弥漫着某种自己从前从未品尝过的、特殊而又令人舒适的味道。
果然什么都……
不,也许也不是那样毫无意义吧。
这么想着,他揉了揉眼睛,脑内又想起了小女孩指出来的词语。

----
把重制版又重置了一遍(什么

评论
热度(2)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