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RPG线]诫言(2)

“好啦,今晚你睡这儿。你看我这小破屋子,以前也没带人回来过,别介意啊……再来点水?”
拖开椅子,Chryso从衣柜底掏出积存已久的棉被与毛毯,在床与书桌间恰够一人睡下的空隙间铺好,好不容易坐在床上歇了会儿,突然想起自己这里没有多余枕头。
他看Seri席地而坐、努力咀嚼那一大条干瘪无味的硬面包,便苦恼地挠了挠自己卷翘着的绿发,看向桌上的小小水壶。
脑袋一热就把人带回来了,到了才想起什么都没准备。原本想让对方睡床、自己趴书桌,也被立即拒绝了……唉,下次真得好好问问Peridot才好。
“没,没事!隔壁大叔也喜欢烤面包,每次都会给我们很多,吃起来口感和这个差不多,而且加了这个杏子干更好吃!”
大概是真的饿到极点,就算是手里这几乎可以用作凶器的储备粮,少年也能就着果干和清水吃得两腮鼓起,应答的声音也模模糊糊,整个人宛如一只觅食期的松鼠。
“委屈你了,慢点吃,别噎着。我平时也不吃东西的,所以……”
也许自己是该经常备点好吃的了,Chryso挠挠头。他签下契约后最初的那几年还会遵循旧习定时吃饭,但后来便渐渐淡忘,完全依靠光照与生命树的能量输送存活,直至现在。
他也伸手掰了块面包,粘上一颗半扁的杏干,丢进嘴里慢慢咀嚼,却总觉得没有少年那么大的感触。
都说人饿一周什么都好吃,那这饿了一百年怎么反而吃啥都没劲呢……守林人苦着脸勉强下咽,决定还是找找其他乐子,眼神一转,落在少年打开的挎包上。
“咦,你在收集药材啊?我看看成吗?”
他抓住包带将其拉起放到膝上,小心地翻看着内容物。包里整齐放着两排玻璃瓶,分门别类盛放着嫩芽嫩叶及少许折断成段的细木枝。
“啊,是的!以后……以后我也想做医生,给所有人都好好看病!……虽然还很早啦。”终于消灭了那条面包,Seri抱着膝盖坐好,等Chryso慢慢研究自己的收集品。
“镇子上的医生不好吗?你说他不愿意治,是怎么回事?”
“怎么说,他的医术是很高明,但是……嗯……一开始只有他说能治好Ann,给的却都是些和她的病不沾边的药,而且越到后来要价越高,但根本没什么效果……我也是后来看书时才发现的,可是,已经过了很久了。”
Chryso皱起眉头,没说话。
“再到后来,我带着书去找那个医生,想让他认真治Ann。结果他说是Ann自己命短,而且我们就只有这么点钱,他也不愿意继续治了……”
“这样啊……”
“我还想跟他吵,却被他雇的人直接丢出来……真的是丢出来的!你看这儿,”少年挽起衬衫袖子,露出一小片青紫痕迹,“那几个人比我高好多,拎着我的衣领就往外扔,书也没还我……”
“那是挺过分。”
“所以,所以我想学医!我觉得医生也分好坏,那我就做个好医生,绝对不会乱开药骗人的钱!”
Chryso伸出手,摸了摸少年亚麻色的头发:“小小年纪有理想,很好嘛,努力学习吧。哦对,这些材料的用法可能没那么简单,你提前预习到了吗?不能光看效果哦。”
他拿起其中两个装着幼嫩新叶的玻璃瓶,在少年眼前晃了晃,滔滔不绝地讲解起来。
“这两样都可以提高活性,左边这个蓝叶比较温和,小孩子可以用。右边的红叶药效更强,成人才适合,但长期卧床不起的话……嗯……给她用也行,记得不要搞混啦。然后还有,这个汁液是治瘀伤的,但别直接用,你得煮沸后冷了再用……”
“您,您以前是医生吗!”
“不是啦,我只是当人类的时候就跟着Peridot,耳濡目染知道一点啦,”Chryso看着面前满眼星星的稚嫩少年,“那家伙才专职研究植物,书呆子一个,自然也就比较了解这些。”
“等等,您以前是人类?!”
守林人不禁苦笑:“呃,我表现得……不像人类吗?果然太久没见外人,我已经跟社会脱节了啊。原谅我吧,我毕竟是上古时期的原始人嘛。”
“对不起,我还以为您一生下来就是什么魔法守林人……哎哟您别这样,别别别——”
Chryso笑着拍了他脑袋顶一巴掌,伸手拽过柔软枕头,再对着面门一记追击。
“才怪!”

打打闹闹,估摸着时间也不早了,Chryso收起了照明魔法,房间内仅余一层淡淡月光,仅足以大致看清温暖被窝的方位。Seri摘下眼镜放在枕旁,乖巧地躺好,却迟迟没能闭眼。
来到此处后的一切都和一场梦一样,不仅见到了传说中的神树,得到了自己苦苦寻觅的万能药,还结识了这样亲切活泼、毫无架子的保护者……过于美好,美好到他难免有数分不安。
不过,对方要求自己许下那一轮誓言时,那种奇妙的压迫与威严感,虽然让人紧张不已,但反而让这种种增添了一些真实性。
也许,那才是守护者的本色吧。
“……以命起誓……”少年如此喃喃自语。
“嗯?睡不着吗?”
“没有没有,只是在想……就是,关于您给我的材料。”
”怎么了吗?“Chryso饶有兴趣地侧过身,单手撑着面颊,“没记住用量?”
“不不不,只是,您是不是……给得太多了?只给Ann用的话……”
“备着总是好的,你们两个以后如果又生了什么病,也不用再跑一趟……诶,又怎么啦?”
看少年依旧蹙着眉,不作回答,也不知正想些什么,Chryso又揉了揉对方蓬松的亚麻色发丝。沉默良久,Seri才予以回应。
“您真是太信任我了,我……我该如何报答才好呢?”
“只要能守住这里的秘密,就已经很不错了。非要报答的话,我想想……你会做吃的吗?”
“会!平时是我和婆婆一起做饭!”
“那下次回来,给我带点好吃的吧,什么都行,也可以带着你的女朋友一起……”
Chryso刚想说说自己对于下次见面的打算,却突然被面红耳赤的少年打断:“不不不不不是!”
“啊?”
“我们还,还不是那种关系……”
“嘿,你刚一见我就跟我讲了一大串她的事情,为了她还被医生打出门,完了又跑这么远来找我们,你觉得我信吗!”
“我,我我我……我们真的还不是……”
Chryso着急地拍了拍床板:“你说实话,你喜欢她不?”
Seri立刻用力点点头。
“那她喜欢你吗?”
这次,少年想了想,才犹豫地开口:“我……不确定。”
“这有啥不确定的……这围巾就是她织的对不对?”
“嗯……”
“你看你,在我们那会儿,女孩子给你织围巾就说明她对你有意思,现在应该也差不多吧。你怎么这么迟钝呢!”
少年看了一眼在枕头旁整齐叠好的格子围巾,愣了愣,慌慌忙忙地摆起手,结巴得更严重了:“是,可,可是,我……我……”
“去告白!等她病好了就立马去!哎哟我看着真着急……”
“……不行啊!”Seri摇了摇头,“万一……万一她有了其他喜欢的人,但又是我治好了她,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告白的话,她会很为难吧?”
“也是……”
“我……我还想再等等!等她真的说了喜欢我,我,我再……“
守林人伸手拍了拍对方瘦弱的肩膀,放心微笑着夸奖:“想得还真周到……好孩子,好孩子。年轻真好啊……睡吧,明天早起赶路,早些去见她吧。”
“嗯!”
少年再次顺从地躺下,盖好棉被。待他闭上眼时,脑内又浮现出回程时可能的快乐景象——想到Ann会因为自己的归来而得以痊愈,也许还会牵住自己的手,和自己并肩走在城镇的街道上……他不禁微抿起嘴来,脸通红通红的。
Chryso瞥到那抹淡淡的幸福笑容,自己也不免被其感染,放松地舒了口气,随之深深陷入安静又甜蜜的梦境。

评论(3)
热度(4)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