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白佣/佣白]安眠

算来这是第七晚了,白魔法师的房间里却仍旧亮着灯光。同其他研究员一样,亚林也已睡熟,极光神殿里似乎只剩下两个人还睁着眼,而其中一位已经保持这样连续五晚了。
佣兵屏住呼吸,悄悄离开熟睡的小女孩,转而站在另一扇门外,静心留意着里面的动静。听起来,白魔法师已经放下书本,在房间里踱步近二十分钟了,足音越来越杂乱烦躁,始终没听见坐回去继续研究的桌椅曳动声,和前几晚差不多。
他自己都快要先因困倦而睡过去了——房间里的那位,是怎样连续保持一周清醒的?虽说一开始抱着不要干扰对方的心态,并没有去干涉,但是在观察几次之后,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好。
再是如何天赋异禀才华横溢的存在,终究还是像正常人一样需要睡眠吧?
……希望在对众人敬仰的大师干出这种事之后,自己不会被马尔斯丢出森林去。
佣兵苦笑了一下,直接推开房门。
一进门便对上对方因数日不眠不休的研究而略显黯淡的蓝瞳,往常淡定沉稳的表情也被疲倦浸透,还沾了微量的焦灼。桌上的手稿也有些凌乱,纸上明明已写好半面娟丽文字,看上去像是结论的半成品,却又被深蓝的墨迹粗暴覆盖。
“佣兵?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伸手将同色的稿纸拢作一堆,随手拿过一本书来遮掩住其上内容,白魔法师刚想摆出一如既往的微笑,却看对方脸上没有一点笑意,而是一直盯着自己。
“……佣兵?”
“你一周没睡了。”
尽管佣兵的表情一直不算温暖人心,但他此刻蹙着眉的认真模样倒像是有点生气,令白魔法师更不知该如何回应。
佣兵看向书桌一角,那边摆放着数个空空的药水瓶,残留的深蓝药液将玻璃镀上了一层淡淡的色彩——虽然有过魔力补充,也并非什么好事。
“虽然不太懂你的研究,但是我至少知道,精力是没法靠药水来补充的,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倒也是。”
大致猜到对方来意,白发男人也露出了些许无奈的笑。他一般极不希望有人在研究中途打断他,但是此刻,他的确是因为思路不顺而长久停滞不前,就算暂停也没关系。
况且……来的是这个人,唯一一个不是研究员身份,不会对自己无比恭敬、畏首畏尾、保持距离的人。
“只是稍微有一点不顺利,解决之后我就会休息的……你先去睡吧。”
话音终是因为乏力而渐渐弱下,他自己也为此感到惊奇。也许是因为研究中迫近的真相也让他体会到了久违的疲乏感,此时此刻,自己的确开始觉得困倦了。
或者说,也是因为面前这个人略带强制性的“命令”?
“你现在肯定没头绪,醒了再继续想吧。”橙发青年随手拉了把椅子,抱臂坐在床边,继续盯着对方看,直到白魔法师不得不发出一声妥协的叹息。
在衣物摩擦声消失之前,佣兵扭过头去,随意看了看对方的房间布置。和想象中一样,这里四处堆满书籍资料,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只有简单的床铺和衣柜。原用于待客的圆桌也被自己从外面带回的材料占据,分门别类罗列整齐,从隐约发光的剔透矿石到黏腻的泥状黑暗,倒也可以视作有趣的装饰。
这家伙还真是从不在其他事物上分心,如果不是身为人类,说不定真的能做到不吃不喝不睡觉,到了世界末日都还泡在研究室里吧。想来,去神殿的屋顶看星星,大概都算是难得的消遣了。
等回过神来时,白魔法师已经脱去描有金边及光明纹样的披肩,皮制腰带与护臂也搁在一旁,全身仅余纯白的内袍,几乎要和那长可及地的头发合为一体。
他坐在床侧,对佣兵微微一笑:“听你的。”
话音未落,房间内的灯光便一瞬间全部熄灭,仅余床头法杖上的宝石仍发着些许淡蓝光芒,亮度恰好足够二人看清彼此。
随意扯过被子盖在身上,白魔法师躺好,扭头看向对方:“你先去休息吧,我稍微睡一会就够了。”
“等你睡着再说,免得你又爬起来看书。反正回去也是坐椅子上睡。”
青年耸耸肩,仍然坐在椅子上,发现对方也还在看着自己:“……不睡床吗?”
“没关系,以前也没这样的条件,随便找个地方靠着就能睡。床还是给小孩吧。”
听佣兵这么一说,白魔法师那对蓝瞳反而微闪两下,看着这个坐在一旁的青年。
他究竟经历过些什么呢?从战火与沙尘中得以幸存,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算是现在,也还带着与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气息……
不过也许正是如此独特的经历,他才与众不同吧。
“是吗……这里也没什么人来,也没有多余的客房,暂时委屈你了。”
“没什么,反正习惯了。外面到处都很乱,经常连个安全的阴凉处都没有,这里还是挺适合睡觉的,凉快。”
佣兵拉了拉斗篷前襟,暂且将这能挡风遮雨的可靠伙伴当作棉被,将自己裹得更严了一点。的确,静谧森林非常凉爽,但常年在炎热地带停留,这几个月就算没感冒,晚上也还是会因为降温而不大好受。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了碰自己的上臂,他一抬头,却发现白魔法师将床头的白色毛毯叠好递了过来。
“不介意的话,以后可以来我的房间休息。我需要的睡眠不多,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你可以安心用。”
刚才那句话虽然简简单单,但从白魔法师的口中这样淡然地说出,效果还是不亚于惊雷一响。
佣兵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抬眼望去,却看那对蓝瞳依旧静如止水,完全没有因刚才那句话而显露出什么别的感觉。
真的……就只是这样?
“……谢谢。”
他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毯子披在身上,总归是不会冷到睡不着了,但刚才那句话还是足以让他困惑一阵。
“晚安,佣兵。”
“晚安。”
他看着对方阖上双眼,呼吸渐渐由几不可闻的轻浅转为有节奏的均匀舒缓。那头长而柔顺的白发在床上披散开来,在浅蓝的宝石照耀下,宛如笼了一层月长石的低调却瑰丽的晕彩,随着每一次呼吸变幻。白日眉宇间的严肃认真此刻也没了踪影,像是厚重积雪也在黑夜里融化成长流春水,平和而舒适。
“看来他的确累了啊。”
佣兵又裹了裹毯子,舒了口气,视线却始终没法听从理智召唤,从对方身上收回。房间里安静得过了头,另一人的呼吸反而让他睡不着了。
说来也是不可思议,似乎自从于富商的口中听到这位天才的姓名之后,自己就变得有点和以往不太一样,有点……爱管闲事?
任由亚林跟着自己也好,为那些妖精消灭盗猎者也好,答应留下为欧罗拉收集材料也好,此刻更是,自己居然会关心别人睡眠不足……
正漫步于梦乡的那个人的存在,本身就像是魔法一场。
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确认对方依旧熟睡,呼吸声也丝毫未变,他才重新低下头独自思索。毛毯实在是太过暖和,如此反复几次,他自己也先一步踏入了那个纯白的梦境。
而就在此刻,那对浅蓝的眸子重新在一片黑暗中闪烁起来,目光抚上青年那未被橙发遮掩的半脸,嘴边浮起无人察觉的笑意,却也没有打扰别人沉眠的意思。他只是长长地舒了口气,盯着自己的法杖思虑起什么,很快也真的闭上了双眼,迎接数月来第一次真正的安眠。

评论(3)
热度(13)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