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碳/碳酸钙。
主文副绘,温和杂食,产出单一。
常有血腥暴力[数据删除]情节,G向作品会提前预警,请注意避让。
主要原创自娱自乐,偶尔写点ms同人。
白佣、弗隐、佩露、Alark快乐选手(其实基本都吃无差),厨白厨佣厨亚克。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天底下基本没有我不能吃的mscp,耶(。

[白佣/佣白]无声

这片森林里静谧无声,只有抽泣混在渐渐弱去的滂沱大雨里,细不可闻。
当佣兵的呼吸渐渐难以察觉时,亚林依旧紧紧抓着对方的肩膀,就像从前无数次要求对方教授自己足以报仇的技能一般,想再用力地摇晃两下,手却软得连羽毛都难以捕捉。
她看着对方无骨般倚在发着微光的矿石上,下一秒就要倾身倒下似的,便还是将对方抱在怀里,尽管成人的躯体对自己来说,还是太沉重太庞大了。
鲜血里混杂着战斗残留的黑暗,红黑中泛着噩梦般的深紫雾气,从斗篷下的骇人伤口中爬出,掩盖了草地原有的色彩,连这大雨也无法将其冲淡。
小女孩突然想起,从前面对那些巨大的怪物时,自己的双亲也是这样,躺在令人绝望的浓稠黑暗中,任凭自己如何哭喊,也无法再睁开眼睛。
连这份暂留在自己怀里的体温,也和那天一模一样,很快便将消失在雨中了吧。
“佣兵……”
嘈杂的寂静盖住了她对亡者的呼唤。亚林揉了揉泪痕干涸的双眼,捡起佣兵在战斗中折损的半截断剑,用力地插入石旁湿润的泥土——那里本便因战斗而生出数个浅坑。
她跪在寒雨中,从双手疼痛挖至麻木不堪,终于造出勉强能容纳成人身体的墓穴,然后再拉着她视若亲属的那人,让已彻底冰冷下去的他,得以与此安睡。
盖上最后一捧土,彻底掩住佣兵的身躯,这样一来,他也就和这片土地融为一体了。在眼泪再度滑下之前,小女孩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嘶哑凄厉的哭声消融在雨中,最终依旧回归寂静。

数百年的时光悄然流逝,冬日来临,静谧森林的每一片深色树叶和每一块微微发光的晶莹矿石,都盖上了冰凉的雪被。欧罗拉神殿破败荒凉的残址也不例外。
在这季节轮回不甚明显的地方,这实在是难得的景象,只是再无人亲眼目睹这一美景。
那曾有铂金色泽的瑰丽穹顶,现也确是镀上了货真价实的雪,但是那个曾坐在其上、向安息于地平线那端的绚烂极光伸出手的光之法师,早已不知踪影。
更不论那曾经横尸遍野的土地。光与暗激烈交战过的痕迹也好,遗留而下的不祥黑雾也好,研究员最后遗留的希望与悔恨也好,都已被悠悠飘落的雪花覆盖。
无名佣兵的热血浸透泥土,被白魔法师踏足过的草地尽数吸收,而这片森林便是唯一的墓碑。他的身躯成为最初的祭品,献给重获新生亦是最终堕落的毁灭者,高尚的灵魂陷入永眠。
那将光明尽数舍弃的超越者啊,正是在这里亲手埋下了他曾经炽热的人类情感,昔日的美好过往也一同陪葬。
待到天气转暖,这些悲剧的碎片又融在雪水中,被风卷携而去,渐而升腾为云雾,一如人们脑海中对于此事的不多的印象。
在世界被黑暗淹没之前,又有多少人了解这段历史?这幕惨剧,仅有少数几位幸存者与次元图书馆的几本古书尚持大纲。但就算如此,也只有那个堕入禁忌的存在,确切记得那个无名无姓者的事迹了。
雪还在下,无声无息。
疏松多孔的雪吸收了天地间一切声音——静谧森林在此刻确实贴合它的名字了。但这里本便没有任何声响。这里已经没有活物的呼吸,也不会再有法师智慧沉稳的话语和小女孩最后的绝望恸哭了。
这片森林里静谧无声,而且在伦娜女神视线能及的最远处,也永远只会有这样的死寂。
----
尽管感觉CP意味并不是很浓,但毕竟讲的还是这个故事,所以姑且打个tag
只是平铺直叙的普通小短文,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也许只是对这个故事的理解和扩展……?

评论(2)
热度(21)

© 解理完全 | Powered by LOFTER